硬核推荐(推荐三本东方玄幻小说 八仙汉钟离转世 定要平定四方 还一盛世王朝!)

作者:小悠 浏览数: 相关栏目:热门资讯

各位书友们,大家好!今天小编又来给大家推送精彩的小说啦!满满的剧情,堪称书荒好粮食,网友都直呼太好看,每本都是精彩之作,有你喜欢的吗?快快阅读吧!

第一本:《光明之境》作者:彼其之子

简介:这方天地,纵然神藏鬼伏,纵然神功圣化,也亘古如斯。 而人在此间,无论较德焯勤,无论蝇营狗苟,无论轻世肆志,都是一生。 ……

精彩节选:行走在路上,远处的光辉之城已清晰可见。

在那不断回荡的呼喊声中,那弥漫的圣光似乎越发纯净、明亮,纳尔卡身上斗气流转也骤然加速,越来越快。

那莫名锁住的记忆陡然翻上心头。

是的,那个月圆之夜,青山之巅,纳尔卡一眼就看到了那位灰袍法师。

似乎无比熟悉,却又如此陌生。

灰袍法师只是打量了纳尔卡一眼,又转过身去,面向空天,高举双手,似在祈祷又似在呼喊。

那呼喊声不断回荡盘旋,似乎充斥了整个天地,可又似乎什么也没惊动。

到了这一刻,纳尔卡才真正辨明,那呼喊的分明是“神明不朽,灾难不已!”

似乎只有短短片刻,又似乎经历了无数岁月,纳尔卡清醒时,山顶上灰袍法师的身影已消逝无踪,就连困扰已久的眩晕、曾经不断回荡的呼喊也似乎从来没有存在过似的,天地间空空荡荡,一片清明。

清风拂过,枝叶摇曳。

远方,平畴历历,山河浩荡。

纳尔卡的意识倏然返回现实。

此刻,乾坤朗朗,眼前,名城迢递。

他突然意识到,那遥远之处的惊天动地之事已经尘埃落定。

但在他的识海里,“神明不朽,灾难不已”,“莫种恶因,莫遗恶果”,两个声音久久交织回荡着,咄嗟叱咤,依旧沸天震地。

纳尔卡心中一沉,源自灵魂深处的敌意、恐惧等情绪无穷无尽,几乎要将他完全淹没,而弥漫在圣光中的威压侵蚀也骤然无比强大,似乎想完全占据他的身体,将那一切敌对情绪彻底驱逐。

纳尔卡能感到,自己正试图膨胀起来,要临难无慑,顶天立地,但那庞大的压力则死死压制着自己,如山如岳。

内外交困中,似乎自己的骨骼经脉都不胜负荷,正噼啪作响,下一刻就要碎裂开来。

但他继续稳稳走着,一步一步,任凭那染神刻骨的动力与压力沸腾倾泻,脚下没有丝毫停顿。

在他身体里,澎湃的斗气能量毫不停歇,不断扩张收缩着,继续一丝一缕渗入肌肤骨骼深处。

不知过了多久,纳尔卡脑中轰然一声,整个人骤然轻松起来。

那灵魂深处的声音依旧存在,圣光中的威压也仍弥漫,只是都变得淡淡的,几至于无。斗气能量的流动也缓慢无比,一点点洗刷周身,从肌肤到经脉再到骨骼,缓慢而坚定。

继续举步,那脚踏实地的感觉是如此清晰,清风拂过,一身清爽。

身边的加尔文侧过头看着他,突然道:“刚才我还真担心你承受不了圣光,幸好已经没事了。”

见纳尔卡没有回应,他接着道:“每年都有个别人,对主并不虔诚,却也想到光辉之城见识一下,结果半路上就承受不了圣光的威能,只能知难而退,能坚持到入城朝觐的可谓凤毛麟角。”

是吗?纳尔卡转过脸看他。

“你也知道,圣教创立千载,筚路蓝缕,在大陆上传播真神的荣光,不仅要面对那些伪神巫师的明攻暗算,内部也爆发过不少争论,最重要的一次就发生在希律教宗在位期间。”

那一次,威克里夫多位主教联袂出走,影响至今犹存。

“教廷内部都会有如此激烈的争论,何况亿兆黎民。我知道,在你们这些真正的强者心中,纵然真神的威能无远弗界,但你们也只是心存敬畏而不会全心侍奉,你们更相信自身的力量,自身的意志。”加尔文缓缓道。

我哪算什么真正的强者,纳尔卡想,却没有打断对方的话语。

“真正的强者都有自己的怀疑,自己的坚持,和不容更改的自我意识。”加尔文接着语调平静道,“在他们眼里,每一任教宗都是凡人之躯,在教廷内部不断晋升,终于登上教宗之位,怎会一夕之间就脱胎换骨、拥有神性?对真神他们尚且是畏多于敬,又怎会真心敬奉教宗?”

第二本:《大明征途》作者:天外斗阵简介:恰逢乱世,生灵涂炭。八仙汉钟离转世,定要平定四方,还一盛世王朝! ……

精彩节选:“那战也是死,守也是死,我们又何必苦苦支撑呢?将军,听说那朱元璋广行仁义、深得民心,不如我们出寨降了那朱元璋吧……”,青山守军中有一部分元军已经动摇,想转过来投靠朱元璋。

“住口!”没等他们把话说完潘仁马就打断了属下的话,激昂的说道,“大丈夫生于天地之间,头可断、血可流,怎么能轻易的投降于贼人呢?再有敢说此话动摇我军心者,杀无赦!”

“将军”,青山众将一齐跪下恳求潘仁马道,“古人有好生之德,蝼蚁尚且贪生,将军姑且念在我等上有老、下有下的份上,放我等一条生路吧!”

潘仁马见到眼前此景,反倒不忍心责备之前说要投降的将领了,他闭着眼睛良久,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道,“也罢,老夫念在你等追随老夫多年的份上,也不追究你们了。只是老夫身为国家重臣,祖上历代都是忠义之士,老夫自己万万是不能委身事贼的。就算是只有老夫一个人,老夫也要仗着手中的这口宝剑,拼了这条老命和贼军赌个你死我活的。”

“人各有志,各位若是想投奔到对方的,或者是想回家过个安生日子的,老夫都绝对不会为难你们。现在营门已经打开,要走的就都走吧,只是下次别再让我看到你们就行了”,说着潘仁马背过身去,喝道,“还不都给我滚了!”

若是潘仁马强留,或者是以武力镇压,极有可能当场就激发兵变。没想到他在紧急中的这一番动情的话反而赢得了众位将士的心,有将领当场站起来说道:“将军,我们不走了!”

“对,不走了!”“我们要和将军在一起同生共死!”一时间军心大振,士气恢复。潘仁马见军心可用,暗自点了点头,披挂上身,去过自己长枪,传令道:“既然众位愿意与老夫同甘共苦,那就收拾兵器与老夫一起杀出去,解救太子殿下,建功立业!”

“解救太子殿下!建功立业!”众军齐声呐喊着,跟着潘仁马之后浩浩荡荡的往新塘方向杀过来。

话分两边,却说新塘秃坚这边燃起烽火之后,鸡笼山这里也同时收到了讯息。当时陈野先第一个动作就是要收拾人马去援救新塘,不料却被龚伯遂一把抓住马缰拦了下来。

“军士方才禀报,说是新塘方向燃起了紧急烽火。我正在统兵前去营救太子秃坚,参军为何要阻拦?”陈野先不解的问道。

“我倒是无所谓”,龚伯遂故作玄虚的问陈野先道,“我只是想问一下将军此番前去是去建功立业的呢?还是去主动送死的。”

“这还用所,解救太子,日后朝廷当然重重有赏,我此去自然是建功立业的了!”陈野先想当然的说道。

“将军说自己此去是建功立业的,我却看将军此去分明是去送死的!”龚伯遂冷冷的说道。

“你!”陈野先跳下马来问龚伯遂道,“大军未出,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?!”

“将军试想,是也先帖木儿平章的四十万大军厉害呢,还是将军的这五万人马厉害?”龚伯遂不回答,反问陈野先道。

“这哪里还用问,当然是当年平章大人的四十万人马厉害了!”陈野先答道。

“对,那就对了”,龚伯遂说道,“我知道将军此番前去定是以为一则新塘那里会有太子坚守,而且附近援军一定会蜂拥而来,想着这个时候再出兵一定能大破朱元璋,建立不世功业对不对?”

“是呀,这当然啦。”

“嗯,将军要是真的这么想那就大错特错了”,龚伯遂给陈野先分析道,“我料定朱元璋此番出兵,一定是把新塘围了个水泄不通,太子秃坚的人马又怎么可能冲的出去四处求援?”

“再者,我之前追随丞相、平章多年,朝廷里面的争斗多少还是了解的。这奇皇后和太子秃坚虽然在宫中也算是显赫的人物了,可是他们实际上却调动不了什么人马,外面的将军们根本就不买什么皇后、太子的帐。”

“所以太子此时遭遇朱元璋围攻,恐怕并没有什么人会来相救。只是因为之前我们新塘、青山、鸡笼山三处守军有过烽火传警的约定,可能也就我们两家知道太子现在身处危难之中。”

“哎呀,参军,我的好参军,那你说我们到底是去救呢还是不去救呀?”陈野先着急的问道。

“当然要去救”,龚伯遂说道,“不管怎么说,秃坚都是名正言顺的当朝太子,要是秃坚此次在新塘出了一点意外,那么朝廷一怒之下一定会迁怒我们救援不力,到时候难逃一死,所以,这个秃坚将军必须去救。”

“嗨,那就得了呗,那你还在这里脱裤子放屁,多此一举的拦着我干什么?”陈野先说着又准备上马。

“诶,将军且慢,将军不去救固然是死,可是将军此番若是去救了,也一样是难逃一死”,龚伯遂又拉住了陈野先。

“此话怎讲?”陈野先不解的问道。

“哈哈哈哈,将军刚才自己也说了,我们鸡笼山的这一点人马远远比不上去年平章大人的数十万大军。可是就是在去年,以平章大人的贤能,又有巩不班这样的先锋猛将,在滁水一战中还是一样全军覆没于朱元璋手下。可见朱元璋的这支人马战斗力有多强悍,若是将军这样冲动的带着弟兄们前去新塘,岂不是正中朱元璋下怀?那朱元璋又诡计多端,将军此番前去,不要说是去营救太子秃坚了,恐怕会被朱元璋大军趁机拦住截杀,前途危险呐。”

“更何况将军虽然也是一个元帅头衔,可是到底不被朝廷放在眼里,连粮草军饷都要靠自己筹备。说白了吧,也就是因为红巾军四起,朝廷才无奈默许了将军这样的势力存在,若是局势有所好转了,朝廷掉过头来又会反过来收拾将军的人马。”

“就算是将军英勇善战,将士们拼死效命,侥幸击退了朱元璋救下了太子秃坚。那又能怎样呢?朝廷本来就视将军为草寇,根本就不会给将军什么奖赏,最多也就是一个虚名而已。而将军为救太子一定会损失许多兵马,这个时候若是得不到朝廷的补充,而将军又兵马耗尽了,在这乱世之中,将军一旦没有了手中的兵马,这不是在寻死又是在做什么呢?”

“这个……”,陈野先听到这里不做声了,心里像是在盘算着什么,又问龚伯遂道,“那按照参军所说,我发兵相救是个死,坐视不顾也是一个死,那岂不是横竖都是一个死了?那到底怎么办才好呢?”

“哈哈哈哈,将军莫慌”,龚伯遂笑道,“伯遂刚才不是又说了嘛,将军这个时候还面领着一个建立不世功勋的难得机会呀!”

“哎呀,你这参军,文绉绉的,说话太累,一会是说我左边一个是死,右边一个也是也是死。一会又说我现在有一个建立不世功勋的大好机会,你到底是要我怎么做呢?就不要在那里总是卖关子了!”陈野先不耐烦的问龚伯遂道。

“我们的办法是就,也是不救”,龚伯遂笑着说道,“将军不要着急呀,将军请想,朱元璋此番征讨太子秃坚,定然是把他大军精锐尽数都带去了,那么和阳城中也就兵力空虚了。而且我还听说,和阳城中的另外一个滁阳军元帅张天佑乃是一个酒囊饭袋之辈,又素来与朱元璋不和。”

“将军若是趁着这个机会亲帅大军攻打和阳城,那张天佑的一点老弱病残怎么能守得住和阳城?料想很快就能够拿下和阳城,那朱元璋听闻他后方的根据和阳城有闪失了,定然无心恋战,一定会掉过头来夺取和阳城。这个时候对太子秃坚的围困不就自然而然的解除了吗?这边是孙膑的围魏救赵之际。”

“高!参军果然高明!”陈野先本是江湖汉子出身,没读过什么书,不懂的多少兵法,但他听明白龚伯遂这个“围魏救赵之计”后也不禁大声称赞起来。

“那和阳城城高池深,又是滁阳军的粮草重地。将军若是拿下了和阳城,正好可以依借着城池与朱元璋相抗。那朱元璋一旦失去了和阳城,一则是军中粮草全无,二则是他大军生生的被和阳切断了与滁阳郭子兴大军之间的联系,他那时就会被活活围困在和阳城和我三山守军之间。到那个时候,只要我们轻轻松松的拖上个十几日,朱元璋这股悍匪不就会自然瓦解了?到时候将军岂不是立下了不是的功勋?”

“好!”陈野先叫道,“那就按照参军说的办。”

不过陈野先这时又有疑虑了,他在刀光剑影上拼杀这么多年,好不容易有了鸡笼山这么一点地盘。他又担心起自己要是全军若是全军出动,朱元璋会不会派人偷偷袭取了他的鸡笼山,让他无处可归。

“不行,参军固然说得很好,可是还是不行”,陈野先犹豫着说道,“若是那朱元璋派人偷偷攻取了我们鸡笼山,那到时候怎么办?”

“嗯,将军所虑也不无道理”,龚伯遂说道,“伯遂自投奔将军以来,愿竭尽心力辅佐将军。若是将军信任,不妨留下五千人马给伯遂,伯遂一定替将军守住鸡笼山大营!”

龚伯遂见陈野先还有点犹豫迟疑,又说道:“那朱元璋虽然诡计多端狡猾无比,可是他总共也就那么一点人马,他又要守和阳城,又要攻打新塘,还要分兵防范其余援军来袭。这时候就算是他想偷袭我鸡笼山,料他也派不出什么人了。将军只要能给我五千人马,伯遂愿意人头担保,一定守住鸡笼山!”

“好吧,那就按参军的意思,我们各自分兵行动吧”,说罢陈野先拨给龚伯遂五万人马守城,自己带着剩下的大军出发浩浩荡荡杀往和阳城。

且说徐达这边,他正带着吴良、吴桢的马军,郭兴、郭英的长枪军埋伏在朱元璋大军的身后。徐达很是担心和阳城中的情况,间隔不久就派出几对哨骑前往和阳城听消息。正在焦急之中,突然有哨骑来报道:“镇抚,前面有一对大军打着‘潘’字旗号,正往我军方向杀过来,请镇抚定夺!”

“来的人马大约有多少人?”徐达问道。

“估计有数千人”,哨骑回答道。

“那其他方向可曾发现有敌军迹象?”徐达问道。

“禀镇抚,敌军来势凶猛,住挡住了我军前往青山、鸡笼山的哨骑,因此还无法知道其他方向是否有敌军来袭击。”

“嗯,且不说来军明晃晃的打着‘潘’字大旗,单看他来的这么快,就一定是青山的潘仁马到了”,徐达对吴良、吴桢等说道,又突然叹息道,“看来陈野先一定是去了和阳城了,百室先生那里一定有一场恶战了!”

“镇抚怎么就知道陈野先一定是去了和阳城呢?”吴良问道。

“鸡笼山的陈野先怎么说也不过是一个区区的民兵元帅,他可不傻,他自己在朝廷心中有几斤几两他自己知道”,徐达说道,“这个陈野先本来就对援救太子一事没什么兴趣,他鸡笼山原本比青山还要靠近新塘。若是陈野先有心发兵援救新塘,这一会应该早就与我们站在一起了。”

“可是他却迟迟不到,反倒是让比他还要远的潘仁马抢在了前面,所以我判定,那陈野先一定是率领大军赶着偷袭和阳城去了”,徐达说道。

“既然情况已明,那镇抚就赶紧让吴家哥哥的马军前往和阳城援救百室先生吧。此处有我们兄弟的三千长枪军御敌就足矣!”郭兴着急的说道。

第三本:《绝世天骄之剑狂》作者:菲咖啡

简介:一个是山里来的小虾米,跟随着不靠谱的师傅,一头冲进了混乱的江湖,又为情所困,陷入了一个个危险的处境…… 一个是名门大派的弟子,却被一个误会引进了一个迷局,与美女为伴,与好友同行,当他面临师父的妖化,又该何去何从…… 当两个有理想的剑人相遇,又会有怎么样的不同……

精彩节选:“啊!剑影冲天!”也许是剑意到了,也许刘不为急了,总之刘不为竟然发动了承天梵剑的第四招奥义剑法。

剑锋斜挑,乌光骤然一亮,剑芒暴涨数倍,刘不为挥动承天剑向着孟婆就斩过去了,孟婆的脸色一变,暴退一丈有余,手中的竹杖也是寒光暴涨,双手握着就像那剑芒打去。

“碰!”一声巨响,整个房子似乎都随着一抖!刘不为倒退好几步才稳住身形,嘴角也流出了血丝。

“嘿嘿!年轻人你的功力还是不够呀!”孟婆也不好受,不过所受到的反震远没有刘不为的深,冷冷地说着,飞身而起,以杖作枪直刺刘不为……

“银剑无敌!!!”随着一声暴喝,殷天行的醉银剑崩开了孟婆的竹杖。

“啊!!醉银剑!!?你,你们……”孟婆连退几步,吃惊的看着殷天行手中的剑。

“嘿嘿!老妖怪!醉银剑你也认得呀?”殷天行一把扶住摇摇欲坠的刘不为,转头笑嘻嘻的看着孟婆。

“承天剑和醉银剑都重现江湖了!??天呀!难道江湖浩劫又要来了吗!?”孟婆呆呆的说。

“啊?!什么江湖浩劫呀?喂,你说清楚点呀!”殷天行好奇地问。

“哈哈哈!管他什么浩劫!反正我也活不了多久了!来吧!让我见识一下“双剑合璧”的威力吧!”孟婆忽然又笑了起来,那笑声竟然有些决绝的样子!

“双剑合璧?什么东东呀!刘不为你知道吗?”殷天行被孟婆莫名其妙的话说晕了。

“我怎么知道呀?接着打吧!”刘不为这会才缓过神来了,看着孟婆正在酝酿着什么招式样子,就大喊一声。

“银剑无敌!!”

“剑刃暴风!!!”

两个人同时使出了最强的招数,只见一乌一银两道剑影一先一后向着孟婆。

与此同时孟婆也大喝一声:“鬼道杀!啊!!!!”手中的竹杖光芒大盛,一团阴寒的真气迸发,化成了一条迅猛的青蛇,就在青蛇形成的时候,客栈中的那些阴魂开始变得躁动起来,逃命似的向四周躲避着,那青蛇口中吞吐着蛇信,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嘶吼,那些四散的阴魂竟然想着魔一样,纷纷向着青蛇投来,才一靠近,就在惨叫声中化成了阴风融化在青蛇的身体里……

转眼间,那青蛇就长大了数倍,化成了一条阴魂幻化的巨蛇。巨蛇似乎也不敢和一乌一银两道剑光相撞,灵巧的躲过了两道剑光,直向着殷天行和刘不为本尊袭来。

这巨蛇来的很诡异,两个人一见那巨蛇来势迅猛,蛇未到,阴冷的气息已经咄咄逼人了,两个人出于本能,就用出了各自的第四式。

“万剑归宗!!!”

“剑影冲天!!!”

殷天行的身前顿时出现了一个圆形的剑气护盾,而刘不为的承天剑也是光芒暴涨,一把气势刚猛的巨剑横在剑气盾的前面。

这时候那巨蛇的攻击也到了,殷天行的剑气盾向前一撞,正装在巨蛇的头上,巨蛇一滞,刘不为的巨剑则直劈巨蛇的七寸,巨蛇躲避不开,正被巨剑砍中,空气中传来一声凄厉的叫声,巨蛇重又化成了阴风破碎了……

巨蛇破碎了,孟婆也摇晃着身体跪倒了,要不是手中的竹杖,她大概也趴下了……

“哈哈哈!这双剑合璧果然厉害呀!可惜呀!还是功力不够呀!哈哈哈!”孟婆眼神有点迷离了,抬起头看着殷天行和刘不为笑了。

这边的两个剑人也不轻松呀,两个人的真气都已经耗尽了,刘不为更惨,刚刚就受了些内伤,这次更重了,要不是殷天行扶着也站不住了。

“这就是‘双剑合璧’吗!?”殷天行问。

“你们,你们竟然不知道什么是双剑合璧!哈哈!真是好笑呀!哈哈,真是糟蹋了两把剑呀!哈哈哈……”孟婆大笑起来,忽然笑声停止了,身体一软倒在了地上。

半响,殷天行说:“这就结束了吗!?就这么死了吗?”

“看起来是死了!哈哈!今天晚上过的真精彩呀!”刘不为抹抹嘴角的血笑起来。

“同感!哈哈哈!”殷天行也笑了。

“喂!你们在笑什么呢?”身后传来程若水的声音,转头一看众人都走了出来。

“没什么!”殷天行看着众人,问道:“你们都没事吗!?楼上的鬼魂也不见吗?”

众人点头。

“刚刚看到你们剑气汇成的光芒,那些鬼魂就都跑掉了!没想到你们两个这么厉害呀?”程若水笑了起来,她有笑的理由,因为这两个人都是圣婴堂的座上宾呀。

“那个可恶的老妖婆呢?我要杀了她!”黄忆儿脸色红红的问。

“那不在那吗!”殷天行随手一指,旋即就愣住了,倒地的孟婆不见了,地上只有孟婆的竹杖,竹杖已经断成了好几截了。

“孟婆呢?怎么不见了?!”殷天行大吃一惊,四下里寻找了一下,都没有孟婆的踪迹。

“啊!”刘不为转头一看也呆住了:“明明看到她瘫倒在哪的,已经死掉了,怎么会就不见了哪!”

“不会是被鬼魂带走了吧!”殷天行顺口说道。

“有可能哦!哈哈……”刘不为也笑了。

对此他们也没有太在意,诡异的是已经看得够多了。

他们又把整个孟婆客栈给查看了一遍,这里除了住客在没找到客栈的人,似乎这客栈真的只有孟婆一个人。在客房中检查的的时候,众人越看越心惊,尤其是四位女侠,开始看到床上赤条条的死人的时候,还有些羞怒的感觉,看到后来就已经是脸色煞白了。因为那些死人死的太羞人了,不论男女都是在交媾的样子,全身要么青紫,要么暗黑,更有的尸身不全的名一看就是被撕咬的过。这让众人不禁在想,要不是殷天行和刘不为他们怕是也要落到这样的惨状了……

在查找的过程中也找到了几个吓得半死的活人,看起来精神像是受到了很大的刺激,被众人一惊扰,都疯了似的冲出了孟婆客栈,刘不为追到了客栈门前,那几个人已经消失在夜色里了……

此刻的街上,又变的冷冷清清了,各家门前的素白灯笼还在摇曳着,门前的供桌上的贡品被扔的七零八落,而那些若隐若现的鬼魂却一个也不见了……

点击「链接」阅读更多精彩内容

以上就是本期的全部内容啦,希望大家能够喜欢,量大管饱书荒可入!希望大家多多点赞支持一下!有更好的推荐可以在评论区多多留言互动讨论,不要私藏哦!